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陆琪 > 投资闭环的转移和并购市场的崛起

投资闭环的转移和并购市场的崛起

投资,就像打掼蛋一样,起步门槛很低,但是要打得好打得精很难。掼蛋绝大部分不带彩,投资则本质上就是一项大规模赌博活动,而且往往赔得多赚得少。韭菜们崇拜技艺高超、赚多赔少的投资名家,那就跟赌徒看赌神没啥区别。只是吃瓜群众经常吃到的瓜是股神靠抽老千大赢特赢,投资名家靠内幕消息盆满钵满。 当然,还有一种也不是完全靠内幕消息,而是在灰色地带操作的套路,可以极大地降低投资难度,闭着眼睛也不会亏的玩法,谓之“投资闭环”。类似打掼蛋把把能摸5个炸弹大小王,怎么打都能赢,关键不在技术,在于怎么能摸上5个炸弹。这个投资闭环,在过去的20年当中,几乎无往而不利,之所以能闭得起来,最关键的环节,就在于房地产。

中国经济过去40年的持续繁荣进程,有近20年是和房地产息息相关的。据公开报道,2000年,中国房地产增加值仅为4141亿元,在当年GDP中占比4.1%。二十年后,2020年中国房地产增加值跃升至74553亿元,GDP占比7.3%。在20年时间里,房地产增加值大涨70412亿元,增长率达78%。房地产对中国GDP增幅的贡献实际上还并不在于房地产本身以及房地产所关联的行业的增长,尽管体量如前所述已经很大,本文也无意替房地产行业张目。简述房地产行业膨胀历程,在于说明房地产为什么会成为上述投资闭环的关键环节。只有如此庞大且不断增长的体量才能有资格成为承接其他方面投资转移的接盘侠。

有学者早就指出,地方GDP竞争锦标赛是中国经济发展最为重要的动力来源之一。实际上,这也是房地产能够成为投资闭环关键关节的先决条件。正因为有地方GDP竞争锦标赛的存在,所以过去20年来,几乎所有能够引起地方政府兴趣的投资项目,投资方都会要求一个标配:给块地用于房地产开发。不管这个投资形成的资产本身最后能不能盈利,甚至能不能持续经营,只要有这块地能够做房地产开发,那么这个投资就能够顺利地收回成本,并搏得丰厚利润。这个操作手法玩到最后,项目本身只要包装下能唬住地方领导就行,同时个别地方领导需要的也只是任期内有大的投资进入并且在任期内不要暴雷即可。关键之关键,在于低价乃至无偿取得主足以覆盖投资的房地产开发的用地。投资项目本身的回收期限、投资收益都不再重要,大量的烂尾项目随之产生。

经过二十年对居民消费能力的透支,房地产行业本身也已经透支过度,再加上所谓“合成式谬误”政策的突然加码,房地产行业已经岌岌可危。时至今日,房地产行业显然已经无力再担负 “投资闭环”最关键的接盘侠角色。也正由于此,当前的经济发展遇到了重重困难,不仅仅是房地产行业和相关联产业本身的衰退,更重要的在于,大量以房地产为闭环环节的初始投资方发现没有了接盘侠,不知道怎么回收成本收益,不知道怎么往下走。如同把把牛逼的掼蛋高手突然没有了5个炸蛋大小王,你说怎么打?过去是高手的都整不会了。这样,部分民间投资的下滑和经济的下行就自然而然。当大家都习惯赚快钱的时候,老老实实地运行项目赚取合理利润的人何其稀有?

必须承认,只有大环境的深刻变化,才存在由奢入俭的可能性。贾府不破败,锦衣玉食的贾宝玉能受得了“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吗?因此,从另一个层面来讲,房地产兜底闭环的出局,才有投资项目本身质量的提高,只是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当然,习惯赚快钱的惯性仍然是存在的,资本永不眠,寻找出路,寻找下一个能够替代房地产完成闭环的接盘侠必然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投资市场的重心之一。

话分两头,相对于高歌猛进20年的房地产市场,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和中国足球也做了20多年的难兄难弟。这一两年来,大A只进不出的情况好像有了改变,2022年退市个股已超过去两年总和, 5月以来,近40家上市公司被退市。退市规则的严格执行,当然是为了注册制扫清道路,同时,也对那些经营不善的上市公司敲响了警钟。鉴于财务类退市占五成,夯实企业的基本面成为上市公司经营管理的重中之重,在自身业务短期内难有改善的情况下,寻求并购具有稳定利润的资产就成为合理的选择。

前面说了,过去20年那种闭着眼睛的粗放型投资,因为房地产掉链子被打破了闭环。由此推动投资管理向精细化转型,同时资本又不停地在寻找新的闭环机会,即便新的闭环环节对投资形成的资产要求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只要能够挨得上,资产方努力提高自己向金主靠拢那也不是事。另一方面,大A 的地主家也没了余粮,过去几年扩张得太快,又没有经营好的日子都难过。而要维持主业不太好的A股上市公司又需要并购好的资产。如此,在这样多重变化的推动下,整个市场就逐渐走向大金主(融资没有压力的国企、还有点钱的地方政府平台)并购A股上市公司,A股上市公司并购有稳定利润的资产的局面。许多本身不适合上市投资项目的退出环节,从房地产来实现闭环转向由资本市场来实现闭环。对仍处于GDP锦标赛氛围中的地方政府而言,手里能不能捏几个上市公司,就将成为地方经济实力分野的重要标志。此外,随着注册制的推进,优秀资产更将是香饽饽,并购的代价更高,反过来也对初始投资产生吸引力。综上所述,事情的发展最后呈现出的是本文的标题:投资闭环的转移和并购市场的崛起。

对决策层而言,基于上述形势的转圜,要搞好的一个核心任务,是要大力发展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具体而言,一方面是要放开对股权投资机构设立在内的严重束缚管制;另一方面是要对一级市场做必要的税收优惠,一级市场股权投资基本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给点税收优惠,不仅不影响共同富裕,反而还是推动共同富裕。(完,以后想到啥了再写)

 



推荐 2